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胖子爱听歌

游走于五线之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海豹猎人之死  

2011-01-20 16:16:54|  分类: 随便写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文/刘墉  选自《读者》2010年第3期,有删节)

在加拿大的一个北极小村里住了一户猎人。男主人皮泰图靠猎取环斑海豹为生,每张海豹皮可以卖到11美元。

上世纪70年代末,绿色和平组织带着记者团拍摄了爱斯基摩人猎取海豹的残酷镜头。新闻媒体大力炒作,电影明星和欧美的政治人物也加入了保护行动。绿色行动组织的总裁罗伯特·亨特提出警告:“如果不禁猎,格陵兰海豹将在5年内绝种。”

这个号称“心灵炸弹”的新闻爆发开来,上世纪80年代欧洲议会在舆论的压力下终于宣布禁止幼海豹皮在欧洲出售。不卖幼海豹皮,整个海豹的皮毛市场都崩溃了。

没有人再买海豹皮衣,猎海豹者被看成刽子手,虽然加拿大野生动物基金会会长说:“我们并不担心格陵兰海豹会绝种。”接受委托进行调查的人道机构,也发现猎杀海豹的方法并非不人道。

加拿大北极圈的猎人断了生计,11年内有152人自杀。

皮泰图有一天离开家,挥手向妻子道别,这是他结婚以来第一次这样道别。皮泰图没有再回来,他死在一片碎冰之间。

跟昆虫学家陈维寿老师聊天。

“你知道吗?以前台湾靠蝴蝶赚了多少外汇?”陈老师说,“单单在黄蝶翠谷一年就能抓五六千万只。”

“这不是违反生态保护吗?”我说。

“错了!”他笑笑,“后来经济不景气,蝴蝶出口没落了,黄蝶翠谷的蝴蝶被抓得少,数量反而减少了。因为十天内,那里就能产生一两千万只蝴蝶,没人抓,数量太多,把树芽都吃光了,后来的,就饿死了……”

云贵高原的初春,农民开始播种,但是种子才播好,就可能被由青藏高原飞来的黑颈鹤吃掉。

黑颈鹤是受保护动物,猎杀它们是要坐牢的。农民只能用各种方法驱赶。只是,才赶走一批,又飞来一批。

令人心惊的是,在保护人员的宴会中,端上来的一盘又一盘大菜,大多为云南特产,甚至还有穿山甲……

这个世界不是人类所专有的,我们要尊重地球村里的每一员。

但是,当我们大唱高调,当我们举着牌子站在百货公司门口,高喊不准屠杀动物、猎取毛皮的时候,我们有没有为贫苦山村的猎人送上冬衣?

当我们高喊这世界上的物种,正以空前的速度在减少时,我们有没有想想自己造成的污染,正是最大的祸害?

当我们高唱保护雨林的时候,我们有没有好好利用每一张纸,使这世上能多留一棵树?

我们打着领结,举着香槟,参加保护古迹和野生动物的募款餐会,看山珍海味一道道上来,却听不到远处一声声的哀叹。

我常想,当我们抢救一朵小花的时候,是不是践踏了无辜的小草?我也常想,文明世界的人,是不是做了许多伪善的事?

我的眼前常浮现那个爱斯基摩人的影子,觉得他也是该受保护的可怜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